秒速飞艇有限公司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苏北绣 >
明明没什么苗头的事她就已经闻到了奸/情的味道
2017-10-15

  苏北奉外婆之命陪秦小羽和宁绣两个人吃早茶,而送上的早点似乎有点儿源源不断,苏北没什么胃口,象征性地喝了碗粥,秦小羽也没吃什么,剩余的几乎都是宁绣解决的。宁绣边吃还边夸广式早茶就是精致,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点心。这话听着就知道是吹捧,但就有人乐得听,外婆和大舅妈笑得乐呵,一高兴又送了一笼蟹粉小笼包,宁绣嘴儿也甜,笑眯眯的一直说谢谢。秦小羽一直安静地坐在那儿,以前没觉得,现在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就连吃饭都透着一股贵族劲儿,特有范儿。虽然秦小羽没有说话,但他这样的人往哪儿一搁都是焦点,中老年妇女也没能免俗,外婆和大舅妈在一旁已经将他浑身上下打量了个遍,大妈级别的女同志向来不懂何谓腼腆。

  不过秦小羽一大早是和宁绣一块儿出现的,外婆和大舅妈自然以为他们是一对儿,几番打量之后便觉得遗憾,这俊俏的小伙儿可惜有主了,不然配她们家北北也是不错的。不过宁绣这丫头讨人喜欢,难怪人家会看上她,倒也替她高兴。

  这早茶就宁绣一个人吃得最欢了,吃完之后才惊觉她居然吃撑了。坐在原位歇了会儿,一个劲地拉着苏北聊天,无论什么话题七绕八绕最后都能绕到季尚东头上,苏北也算是服了她。但有些问题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和二哥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很多事情她也不太清楚,而且二哥向来注重隐私,又是出了名的冷面酷哥,她也有些忌惮。不过宁绣也不做无谓的纠缠,只要苏北露出些许为难的表情,她就立马一句带过,将话题转移。

  其实宁绣知道只要她再多求苏北两次,苏北肯定会心软地告诉她。但她另有打算,既然苏北为难,那这个问题就由她来攻破好了,她向来喜欢挑战。

  店里陆续来了客人,秦小羽食指关节在桌面上叩了几下,宁绣这才中断了聊天。笑着朝秦小羽睨了一眼,起身朝收银台那边走去,莲步生烟,风姿卓越。那一眼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明送秋波,就连苏北明知道不是,却也忍不住心里酸了一下,不过见秦小羽不为所动,那点儿酸的感觉又很快消失了。

  “外婆,我们打算去太浩湖那边滑雪,还有另外几个朋友,能不能准北北两天假呀?”宁绣勾着苏北外婆的胳膊,撒娇般说道。

  外婆很讶异,“北北自己愿意去我们怎么会不让呢,这丫头真是,去吧去吧。那边不比市里,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苏北见宁绣是找外婆,便也随后跟了过来,宁绣的话没听见,但外婆的话倒是一个字不漏的全听了进去。她正纳闷她愿意去哪儿啊,怎么她自己都不知道?还没开口问,便听大舅妈说,“妈,我叫菲菲送他们去吧,那儿她熟。”

  “恩,昨晚上回来的,一回来倒头就睡了,这会儿也该睡饱了。就让她开车带你们去吧,她以前老跟同学去那儿玩。”

  还没待大舅妈反应,宁绣赶忙拉了拉她,“哎,你昨天酒喝多了还没醒啊?忘记啦?我们昨天说好今天去太浩湖那边滑雪的,你不会真忘记了吧?”

  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但苏北能说什么?总不能说她昨天没喝酒吧,那既然没喝酒,为什么晚上不回家,也不打电话?现在是骑虎难下,所以苏北只能闷声说, “你这么一说我是想起来了。”

  忽然腰间被轻轻顶了一下,回头就看见秦小羽站在身后,眼里闪过促狭的精光。他这是在笑话她呢,她知道。亏他好意思,这事儿他还不得负一半责任。

  见宁绣也朝她偷偷一笑,顿时脸腾的红了个透。深吸一口气,清了清嗓,“大舅妈,我们自己去就行了,菲菲姐刚回来,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

  “妈,你又说我什么呢?”杨芳菲带着一丝娇嗔从楼上款款下来,明艳的脸蛋,微嘟的红唇,让人恍如感受到了仲夏的热情。

  “臭北北,教你很多次啦,不许叫菲姐。听起来跟肥姐似的,沈殿霞有我年轻貌美,聪慧贤淑吗?”杨芳菲佯怒,转头瞧了眼大舅妈,又看向苏北,“你大舅妈才不会舍不得我呢,她巴不得早点把我铺盖卷了轰出门去,让她耳根子清净清净。”

  “死丫头别跟你妹面前胡说八道的,去去去,赶紧的,带北北和她朋友们去滑雪场那边,你不是有熟人吗?”大舅妈直接开始赶人了,苏北很无力,她真的不想麻烦表姐啊。

  杨芳菲向来以敏锐的八卦嗅觉著称,明明没什么苗头的事她就已经闻到了奸/情的味道,有时大家都在想是不是二郎神把那只天眼借给她然后又被她隐藏起来了,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她的见解NND贼精辟,看似天花乱坠却八九不离十。

  苏北如今身负大大的奸/情,那一宿未归的真实原因搞不好随时就能曝光,她的心实在是有点儿悬。尤其是杨芳菲在秦小羽和宁绣身上暗自扫了几回后猛的将目光投向她,而她几乎是立刻,将视线转移,没办法,心虚啊。不知道八卦女王嗅出什么来了,这要 是让她跟着去滑雪,她能保证正儿八经地保持距离,但难保其他人会不会无意中说些什么。

  宁绣和秦小羽跟杨芳菲简单了打了个招呼便一直在旁边默默无语,这让苏北更窘促了,她一人哪边顾得了两头啊,直到站在杨芳菲的车前,苏北决定再垂死挣扎一次,但杨芳菲一句“我也很久没滑雪了呢,正好去看看老同学”让苏北彻底蔫了,只想着这一趟可别出什么岔子才好。

  杨芳菲的车是辆大众的复古小型面包车,几乎就是《恶作剧之吻》里直树妈妈的那辆粉色小面包的翻版,苏北记得这辆车是因为当时齐姗姗那丫看那电视剧几乎走火入魔了,而那辆小面包更是触发了她的超级萌点,从网上拉了张图片做成海报贴在墙上,还写了加粗的注解:为了你,我愿意放弃钻戒。

  拜托,这车比普通的钻戒贵多了好吧?苏北如今想,不知道北大哥哥有没有这个财力满足他家夫人的恶趣味。苏北对粉红没太大感觉,不喜欢也不排斥,但看看秦小羽,微皱的眉心很明显是对这车的不认同,长腿站在原地愣是没往前动。

  宁绣倒是很大方地上了车,杨芳菲跟着一起去对她来说是有利无害的,所以苏北在试图阻止杨芳菲跟来的时候她选择了沉默。秦小羽显然还打算继续在秦小飒他们面前拿她做幌子,但道了太浩湖那边荒山野岭的,秦小羽肯定是不会放过和季苏北独处的机会的,所与其到时候她一个人无聊,不如拉上个伴陪她一起无聊。

  苏北将车子打量了一番,问道,“这样的车安全系数高吗?听说mini cooper和甲壳虫那样的车子安全系数都不高。”

  杨芳菲翻了个白眼,“上车了怎么不知道说点吉利的,你这是在怀疑你姐我的技术吗?我告诉你,就算是QQ,姐也能把它当装甲车开,敢撞我,那不是找死吗?”

  苏北默了,菲姐一如既往的彪悍啊。不知道未来表姐夫是什么样子的人,居然能让这样匪气十足的女人安于室,乖乖踏入婚姻的坟墓,她忽然很好奇。

  “嘿,我说这位帅哥,从你的表情来看,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嫌弃我的车吗?”杨芳菲坐在驾驶座上放下车窗,跟车外的秦小羽摆了摆手。

  秦小羽没有立即回答,看了眼坐在副驾驶座的苏北,抬腿上了车,直到杨芳菲踩了油门,他才冒出一句,“品味很独特。”

  杨芳菲很豪迈地回了声“谢谢”,车厢内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都是面无表情的模样,气场很诡异。最后还是苏北伸手将音乐打开,适时缓解了气氛。种出了城市便地广人稀的地方,开车绝对可以算得上闲适,不用担心时不时冒出一辆重卡咆哮着喇叭呼啸而过,也不用担心路上突然窜出条身影横穿马路。边看着风景边听着音乐,一路倒也就还这么晃过去了。再次感叹一下,美帝的交通真的很发达,鸟不拉屎的地方都能修条笔直的道儿出来。

  到了目的地,苏北有点傻眼。秦小飒他们一群人居然在他们之前到,而且正围在车外兴致勃勃地拿着等待着。等待什么呢?无非就是等着看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的秦二少从一辆粉色 Microbus里伸出他那媲美希腊神袛的笔直修长的腿,哈哈,这是多么不和谐的一幅画面啊,一定要拍下来纪念。

  苏北率先下了车,秦小飒看见她下来便小跑着过来,又朝车里看了看,这才小声问道,“小嫂子,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啊?哥也真是的,搞什么玩意儿啊。”

  对于秦小飒同志坚决拥护“小嫂子”这个称呼,苏北感到很无力。只好转移话题,“我们车子开出了市区你哥才打电话通知你们,你们怎么比我们还先到啊?”

  问起这个秦小飒又得瑟了,微扬着头十分牛逼地反问了句,“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个玩意儿叫私人飞机?”

  苏北怨念了,为什么不早说…要知道这一路慢悠悠开过来她简直备受煎熬,生怕秦小羽什么时候一个不对劲,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秦小羽像明星一样在众人热切的期待中终于下了车,这会儿他终于稍有体会,为什么明星和狗仔势不两立。阴沉着脸扫了众人一脸,不过收效甚微,尤其是马云,笑得跟刚逛了窑子的似的,看了就欠抽。

  杨芳菲早就联系好了旅馆,带着众人浩浩荡荡朝旅馆走去。其实不用杨芳菲安排这群公子哥也照样好吃好住,连私人飞机都能弄到,何况只是找个地方住一宿。不过既然有人代劳,那他们也乐得客随主便。

  “这是这家旅馆的小老板Bob,有什么需要的你们尽管找他。”杨芳菲向大家介绍着面前的金发帅哥,帅哥和大家微笑着点了点头,用着标准的美式发音说了几句似乎是欢迎的话。苏北没仔细听,这会儿她脑子里想的是——这房间要怎么分配啊…

  果然不出所料,一行十二人,六间房,情侣房或是标间自选。她肯定是要跟表姐住一起的,那么秦小羽和宁绣…如果再开一间房的话,那么Bob肯定会知道,Bob知道了那杨芳菲肯定知道,以她那么敏锐的八卦嗅觉,肯定要出乱子。

  而秦小羽这死男人居然选了情侣房!人家宁绣根本不喜欢她,他这样一来,宁绣肯定要重开房间的,那又回到刚刚那个逻辑推理。 分配好房间后,众人带着各自的伴回了房。原本拥挤的大堂现在只剩下他们四个,各怀心思。沉默了半响,杨芳菲终于开口,“宁小姐,如果不介意,今晚就委屈你跟我住一间了。如果不习惯,我让Bob再安排一间单人房。”

  杨芳菲转而又看向秦小羽,“如果不能做好防护措施,我建议你改成标间,当然,也可以换成两间单人间,我很愿意效劳。”

  秦小羽淡淡地回了句,“不劳费心。”说完便拉着半僵硬的苏北朝他们房间走去。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021-33981598

传真:021-33910028

邮箱:秒速飞艇@126.com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花木街道世纪大道1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