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飞艇有限公司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苏绣介绍 >
一群初拾绣针的学员兴致勃勃地跟着“绣娘”林
2017-10-15

  “见绣如见人。以前婚前男女双方不能见面,但通过一幅刺绣作品,女子的脾气、品性便能判断出来。”林曦说,她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是,刺绣不仅是一门手艺,还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方式。“学习闽绣,一针一线,都是对耐心和定力的考验。”

  7月30日,省非遗博览苑,一群初拾绣针的学员兴致勃勃地跟着“绣娘”林曦学闽绣。林曦一个个手把手地教,一针一线都不含糊。

  来自福建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大一男生陈华彬学得格外认真,但找针感就花了他不少工夫。他感叹道:“要做到针随心动,并不容易。”

  这是记者在闽绣微培训班上看到的一幕。本次微培训由福建省艺术馆、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办,7月23日至8月13日的每周六下午授课,以“刺绣技艺”为主线,通过别开生面的体验,引导学员掌握闽绣的基本技艺。

  林曦从小在福州长大,她的太外祖母擅长徒手宫廷绣,外婆嫁衣上绣的红牡丹就出自老人家之手。林曦曾亲眼看到太外祖母给自己绣的精美的寿衣。遗憾的是,这门祖传的刺绣手艺到了林曦母亲那一代就断层了。不过,林曦从6岁起就拿起绣针,开始有模有样地学,虽然没能坚持下来,但长期耳濡目染,在她内心种下了热爱刺绣的种子。

  “见绣如见人。以前婚前男女双方不能见面,但通过一幅刺绣作品,女子的脾气、品性便能判断出来。”林曦说,她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是,刺绣不仅是一门手艺,还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方式。“学习闽绣,一针一线,都是对耐心和定力的考验。”

  三年前,在婚纱店工作的林曦,开始大量接触机器绣出来的龙凤褂。这些绣品,打着“传统闽绣”的旗号,但缺乏灵气和生命,不好看,更不耐看。

  相比起宫廷绣的典雅考究,林曦更痴迷于粗犷大气、配色大胆、主题鲜明的闽绣。一种恢复传统闽绣的使命感油然而生,于是,37岁的林曦毅然辞去工作,重拾绣针。

  在百度搜索“闽绣”,词条下只有寥寥数语:“台湾刺绣源于闽绣,以鲜艳的色彩,夸张的手法,烘托出华美热闹的视觉效果,成品多见于戏服和祭祀场合。”

  后来,她多方查找文献和资料发现,福建的绣法统称为闽绣,名气绝不亚于中国传统四大名绣。福州历史上以刺绣闻名,元代曾在福州设立“文绣局”,其产品被列为贡品。直到清朝,闽绣都是国内极具代表性的著名刺绣,可与苏绣、湘绣等并列。民国初年,闽绣还曾在世界博览会上得过大奖。

  闽绣真有过如此辉煌?带着疑问,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福建日报1992年2月25日读书版有《闽绣风韵何处寻》一文。文章写道,福建的丝织业在唐代已有一定规模,刺绣手工艺则在五代时期开始出名。闽国建立后,福州设有百工院。南宋福州黄升墓中出土许多绣花珍品。据丝织专家研究,这些丝织品应用的多种技法在今日苏绣中仍然使用。可见,宋代闽绣不亚于今日苏绣。元代,闽中刺绣技压天下,统治者在惊叹之余,令福州设立文绣局。文绣局招募男女儿童学刺绣,人数多达3000人!这些儿童自幼从事刺绣,心灵手巧,作品上佳。不过,福州文绣局每年要调发数千织工绣女,这对老百姓来说是一大负担。后来,有一位名叫范椁的官员以文绣局男女混杂为理由,上疏皇帝,将它撤销。不过,文绣局虽撤销,闽绣的名声还在,直到明代初年,许多人还到福建来采购绣品。

  闽绣鼎盛时,漳州、泉州、福州、莆田、宁德都有,而今已然没落。福州曾经的绣厂早已不复存在,绣娘难觅踪影,闽绣手工艺几近失传。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三坊七巷举行的一次汉服展出中,林曦认识了台湾彰化鹿港“寅福绣庄”闽绣传承人苏仕仓。

  苏仕仓是闽绣在台湾的第三代传人。他的师傅,是被台湾业界尊称为“府城老秀才”的林玉泉,其绣品上过米兰时装周。林玉泉的技艺则来自福州。

  原来,1949年,福州上下杭的严训祥跨过台湾海峡,在台南创建“诚福绣庄”,成为台湾第一代传承闽绣的福州师傅,曾荣获手工刺绣终身成就奖。林玉泉就拜严训祥为师。

  去年3月,在福州举办的2015年海峡两岸民俗文化节上,林玉泉老人携传统闽绣技艺来参展,期待能在闽绣发祥地遇到合适的传人。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林曦很是兴奋。她打定主意,一个人跑到台湾,拜林玉泉为师,由师兄苏仕仓“代师传艺”,成为闽绣在福州的一位传承人。

  闽绣绣法以盘金绣为主,其精髓在于立体图案,“手抓棉花拿捏成行”绝活独树一帜,讲究边捏边缝。绣布上绷之后,依图样铺钉上棉花,拿捏成行后,在上面密缝铺上绣线或金银葱线密缝于上,使得图案立体生动,形成具有浮雕层次感的“高绣”风格。这项技艺已有300多年历史,如今掌握的艺人很少,许多闽绣绣品直接将棉花压实或用塑料泡沫填充了事,立体感差了很多。

  即便在台湾,闽绣传承也不容乐观,艺人有心教,但少有人学,目前绣庄仅剩20家。正因如此,林曦努力把闽绣各项绝活学到手,志在唤醒闽绣技艺生命力。

  对闽绣了解得越深,林曦感到责任越大。她决心在福建传承闽绣,并在福州仓山区新华创意园内开办“延福绣庄”。

  走进延福绣庄大厅,两幅牡丹手工绣品摆在醒目的位置。初学者很难看出其中差别,但仔细对比后,就会发现针脚和色彩过渡有别。林曦介绍说,两幅绣品,一幅是赶工出来的,一幅是细心雕琢的。通过这样的直观对比,让学员懂得“慢工出细活”的道理。

  “传承闽绣这一传统技艺,首先是让更多人接触它。可现在愿意学刺绣的人太少了。我想通过免费授课的形式让年轻人爱上闽绣,打造一批优秀的绣娘团队。”林曦说,现在传承闽绣,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教学力量有限。

  每周日上午,林曦都和两位徒弟一起,在绣庄倾其所学,免费传艺,每期有一二十人参加。为了让学员接触地道的闽绣,她会跑到南京、苏州、浙江和日本等地买来绣线,供他们练习之用。

  艺同源,技相承,穿针引线年海峡两岸民俗文化节上,苏仕仓与林曦这对师兄妹共同展演闽绣技艺,吸引众人驻足观看。

  如今,苏仕仓经常往返台湾与福州教授闽绣;林曦尝试将闽绣应用于服装改良,旗袍、龙凤褂的定制,小饰品等。口口相传之下,找她做闽绣旗袍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一件可卖得3000多元。

  “传统闽绣大多用作戏服和祭祀场合。我的目标是把它用到生活上,让更多人了解这项传统文化。”在林曦看来,“绣娘”的内心应该是丰富多彩的。同时,“绣娘”还要接地气,刺绣不应成为谋生的手段,而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项技能,进而寻求社会存在感。

  目前,林曦正与福建华南女子职业学院进行沟通,准备把闽绣带进课堂。同时,她还与福州女子监狱接洽,想把这项传统技艺传给高墙内的姐妹。

  除了推广,这对师兄妹还在不断努力找回传统,他们逛古玩市场、上网淘,努力寻找一两百年前的闽绣成品,恢复传统的图案和工艺。

  “文化的创新应该以恢复传统为基础,我们最需要做的是提高技艺,激发传统的活力。”林曦说,这些年她和师兄苏仕仓收集了很多老绣品,希望未来能在两岸各开一家闽绣博物馆,共同推进闽绣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而复兴闽绣。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021-33981598

传真:021-33910028

邮箱:秒速飞艇@126.com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花木街道世纪大道1366号